詩經中的“荇菜”,你認識嗎?揚州這些地方就能看到,今年數量多到……

揚州發布記者 向家富

攝影 錢治華

“參差荇菜,左右采之;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;參差荇菜,左右芼之……”《詩經》中的荇菜,您認識嗎?今年高郵湖、邵伯湖特别多,它們盛開的小黃花,把湖面都“染”成了黃色。

在湖區,荇菜常用來喂鴨喂鵝

幾天前,揚州攝影家協會野生動物與鳥類分會會員錢治華來到高郵湖,想拍攝湖區水鳥。那天,他沒拍到鳥,卻拍到了一大片小黃花,“在高郵湖湖中心,面積在100畝以上。”

這一大片開着小黃花的植物,究竟是什麼植物?記者将圖片傳給高寶邵伯湖漁管辦副主任孫文祥,他一眼就确定了,“是荇菜。”

實際上,荇菜是高郵湖、邵伯湖的常見植物,也為漁民們所熟悉。不過,雖然熟悉,但漁民們大多并不知道它的學名,他們通常稱為“heng cai(音)”;漁民們知道的是,這種草,小時候常打上來切碎了喂鴨喂鵝,但沒人吃它。當然,即使是現在,湖區趕鴨趕鵝人也常常把鴨鵝趕到水草多的地方覓食。

高郵湖中的荇菜,在多次水生植物普查中,都确認了它的身份。2016年4月和10月,普查人員先後在湖區采集了荇菜标本,并将荇菜歸為“浮葉植物”一類。而且,采集過程并不難,因為“沿湖都有”。

不過,在漁民老朱的印象中,過去雖然也比較常見,但不如今年這麼多。

荇菜花盛開,把湖面都“染”成了黃色

高寶邵伯湖漁管辦副主任孫文祥,也注意到了今年荇菜特别多的現象,“有的水域,一片全是這種水草。”

在高郵湖湖西的一處水域,荇菜花正是盛花期,一朵朵黃色的小花,繁星一般撒落在湖面,湖面都成了一片黃色花海,很是壯觀。錢治華非常喜歡這樣的場景,“要是夏天水雉拍攝季節也開滿黃花,(拍出的照片)就漂亮了。”

實際上,荇菜的花不僅多,而且花期很長,可以從5月一直開到10月。為何高郵湖湖西的這片荇菜,到了10月才盛開呢?

其實,這與高郵湖的水環境有關系。作為一種水生植物,荇菜并不是有水就能生長,因為它隻是一種淺水性植物。這說明,今年某一段時間,湖區水位并不适宜它們的生長,隻有當水位降低到一定程度後,它們才會匍匐蔓延,并最終開花結果。

孫文祥說,一段時間以來,湖區水位比較低,這也是今年湖區荇菜多的主要原因,有些地方甚至蔓延到了湖中心的位置。



高郵湖南部水域荇菜多

湖區的荇菜,都是野生的,它們主要分布的區域,有“風浪小、水位淺”的共同特點。荇菜的根長在水底淤泥中,莖枝懸浮在水中,并生有很多不定根,它的葉和花漂浮水面。因為這樣的特性,荇菜被劃作“浮葉植物”。

根據孫文祥的觀察,高郵湖的南部,荇菜相對比較多一點。另外,邵伯湖水域也有分布。

“荇菜多的地方,夏季很多鳥兒在上面築巢。”孫文祥說,作為湖區水生态系統的組成部分,荇菜有着重要的生态意義。

冬季,荇菜水上部分枯死,但水下部分依然新鮮,這也成為白骨頂、野鴨等冬候鳥的“美食”。

荇菜,還是淨化水體的典型植物

在《中國濕地植物多樣性的現狀》中,揚州大學生技學院教授金銀根認為,荇菜對水體有降解和淨化作用。有研究人員還專門研究了荇菜的淨化效果,發現荇菜對氮磷的去除效果明顯。

孫文祥認為,荇菜作為一種多年生的水生植物,一年中隻有冬季時水上部分枯萎,這相比湖區一些水生植物(如麥黃草),對湖區水生态的改善具有積極作用。

湖灘大面積的水蓼,也是詩經中的植物

詩經中,描繪的植物種類很多。而在高郵湖邵伯湖湖灘上,還有一種大面積叢生的野草——水蓼,它也在詩經中出現過,“未堪家多難,予又集于蓼。”

高郵湖灘上的水蓼,現在也正是盛花期,一眼望去,一片紅色。

編輯 費佳佳

(作者:向家富 錢治華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• 揚州發布

    微信公衆号

    手機客戶端

    熱門文章

    推薦文章